• 2022-09-22 19:35:15
  • 阅读(9033)
  • 评论(10)
  • 参考消息网9月22日报道(文/高文成 邹学冕 汪健)近年来,美国为到达自身目的,动辄挥动制裁大棒,利用美元在国际金融系统中的特殊职位,肆意冻结他国海外资产,乃至公然劫掠别国石油等资本,无情打压他国经济,严峻拦阻外地经济和民生进展,充足裸露了美式霸权的文明和暴虐。

    伊朗:巨资遭美冻结影响国计民生

    设在荷兰海牙的国际法院9月19日就伊朗诉美国不法冻结其资产一案举行听证会,这再次引发伊朗国内外言论对美国肆意劫掠他国资产的关注。

    据报道,除直接被美国冻结乃至想要调用的伊朗在美资产,另有更多伊朗资产受美国制裁影响被冻结在韩国、日本等国。

    此外,美国还干起了“海盗谋生”,屡次在国际航线上扣押伊朗油轮,变卖伊朗石油。

    2016年4月,美国最高法院判决以为,美国当局能够将冻结的近20亿美元伊朗资金用于补偿在1983年黎巴嫩爆炸案和其他与伊朗有关的袭击中伤亡的美国人。伊朗否认与这些袭击有关。时任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抨击美国说:“任何小偷都没有能以盗窃为荣。”

    伊朗同年6月向国际法院提起诉讼,控告美国做法违反《敌对、经济干系和领事权力合同》(下称《敌对合同》),请求美国解冻这笔资产,个中包含来自伊朗央行的17.5亿美元资产。在数天前举行的听证会上,伊朗代表对国际法院的法官说,美国的判决为“通过出席判决获得数十亿美元的补偿和惩处性补偿”开辟了门路。

    这个案子在此番举行听证会前的一个插曲是,在伊朗提起诉讼后,美国2018年片面加入《敌对合同》。美国辩称,伊朗凭据《敌对合同》请求发出其资产,但美国已经加入了该合同,因此伊朗的主张是有效的。但作为团结国最高司法机关的国际法院2019年裁定,该法院有权审理伊朗对美国提起的这一诉讼,美方阻挡有效。

    2018年5月,美国当局片面加入伊朗核问题周全协定,随后重启并新增一系列对伊制裁措施。受美国扩展对伊朗制裁影响,伊朗多笔海外资金遭到本国银行冻结。据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报道,伊朗被以为有凌驾1000亿美元的资金被冻结在伊拉克、韩国、日本、加拿大等国的银行中。个中,韩国两家银行冻结大约70亿美元伊方资金,日方冻结的伊朗资产没有到30亿美元,首要是应向伊朗支付的原油进口费。

    资金冻结问题已成为相关国度与伊朗进展干系的拦阻,伊朗屡次呼吁日韩等国解冻伊朗资产,但受到美国阻拦。据报道,韩国和伊朗2021年2月曾就解冻部分资金达成一致,但韩方说必要征得美方赞同。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表示,除非伊朗重新遵守协定,否则制裁没有会抓紧。这即是表明美方没有会赞同相关请求。被韩国冻结的伊朗资金最近独一一次松动出目前今年1月,当时由于美国对伊朗实行单边制裁,伊朗一连第二年难以一般支付团结国会费,一度因此失去在团结国大会的投票权。在伊朗当局请求下,韩方用韩国冻结的伊朗资金交纳了伊朗的团结国会费1800万美元。

    伊朗官方屡次指出,新冠肺炎疫情时代,美国没有抓紧对伊朗资金的冻结,妨碍伊朗采购药品、疫苗等抗疫物资。伊方控告美方制裁行动为“经济可骇主义”“医疗可骇主义”。另有阐明人士指出,如若能解冻部分海外资金,对付稳定因美国制裁影响而大幅升值的伊朗货币、规复伊朗经济弹性将发生积极影响。

    此外,美国还利用“长臂管辖”,曾屡次出动海军乃至指使第三国扣押处在国际贸易航线上的伊朗油轮,将伊朗石油转移回国内出卖变现。

    美国动力信息局2021年5月公布的一则数据广受关注:美国两个月前“进口”了凌驾100万桶的伊朗原油。但伊朗内政部称,自克林顿当局在朝最先,美国从未进口过伊朗石油,更没有用说这些年对伊朗进行制裁以后了。好奇的媒体一翻美国司法文件,原形清楚了:美国所谓“进口”的伊朗石油,是从阿联酋海岸“扣押”来的。将“掠夺”记录成“进口”,美国云云“洗白”被国际言论曝光得清清楚楚。

    前没有久,美国故技重施,请求希腊在其海疆扣留一艘装载伊朗原油的油轮,还无理请求把油轮上的原油移交给美国。

    美国此举导致希腊与伊朗陷入争端。好在希腊最高法院末了判决,被扣石油应当送还伊朗。伊朗言论欢庆美国“海盗的又一次惨败”。

    阿富汗:美强取豪夺加重人性困境

    9月17日,数百名阿富汗民众在首都喀布尔原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办公室门前举行示威流动,呼吁美国周全送还被冻结的阿富汗资产。“美国在阿富汗侵犯人权!”“美国冻结阿富汗资产是在‘杀害’阿富汗儿童!”阵阵叫嚣声没有绝于耳。

    示威者发表声明说,美国应立即周全解冻阿富汗中央银行数十亿美元的资金。去年8月尾,美军从阿富汗撤离,结束阿富汗和平。美国撤离后继续对阿制裁,冻结阿富汗中央银行数十亿美元海外资产,直接导致阿富汗外汇紧缺,物价上涨,经济形势恶化,民众贫苦加重。

    今年2月11日,美国总统拜登签订行政令,计划将冻结的阿央行在美资产的一半用于补偿“9·11”可骇袭击事件受害者,另一半转移至纽约联邦贮备银行的一个账户,用于帮助“阿富汗群众”,这些资产没有会交还塔利班。阿富汗塔利班及各界人士以为,美国当局无权处置这些资产,美国的做法极其没有道德,这是一种敲诈和掠夺行为。拜登签订上述行政令后,阿富汗塔利班驻多哈政治办事处发言人穆罕默德·纳伊姆随即发表声明,责备美国“窃取”阿富汗群众产业的行为。纳伊姆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窃取阿富汗群众被冻结的资产表明美国“在人性和道德上已腐化到最低水平”。

    阿富汗政治阐明人士达乌德·纳吉拉比对本报记者表示:“阿富汗目前处于异常艰难的时候,美国做出这一决意是错误的。阿富汗民众和‘9·11’事件及其受害者毫没有干系,美国没有来由拿阿富汗民众的钱去补偿‘9·11’事件受害者,美国的做法违反了国际规则。”

    近期,阿富汗暂且当局曾屡次就被冻结阿海外资产问题与美国睁开磋商,但效果却并没有如人意。14日,美国当局宣布,将此前冻结的阿富汗央行价值35亿美元资产转移至瑞士新设立的“阿富汗基金”。美国财务部副部长沃利·阿德耶莫称,除非阿央行能确保没有受政治干预,否则该基金没有会直接向其供应资金。

    据外地媒体报道,喀布尔街头乞丐的数量“天天都在增加”。由于贫苦,约300万阿富汗儿童自愿辍学,赢利养家。今年阿富汗传统节日宰牲节时代,记者在喀布尔街头看到,节日气氛相比于往年几乎荡然无存。

    阿富汗暂且当局国度劫难管理和人性主义事件部发言人毛拉维·穆罕默德·纳西姆·哈卡尼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制裁拦阻了救济资金流入阿富汗,也导致砖石、水泥、木材以及炊具等灾民重修故里必备的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给阿富汗灾后重修工作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叙利亚:产油量八成多被美军盗取

    近年来,叙利亚当局屡次控告美军在叙东北部盗采并转运石油。

    据叙利亚国度通讯社报道,外地时候9月20日,美军出动由60辆油罐车构成的巨大车队,将从叙利亚东北部盗采的石油运往伊拉克境内的美军基地。

    9月1日,美军通过73辆油罐车构成的车队,将在叙东北部盗采的石油从不法过境点转运至伊拉克。美军当天还出动了由两辆装甲车护送、25辆油罐车和卡车构成的第二批车队,车上装载着各类装备,部分车辆因“被遮掩”而没法切实晓得所装载物品。

    8月29日,美军通过123辆油罐车构成的车队将在叙东北部盗采的石油分多批运至叙伊边疆地区,以备转运至伊拉克。据统计,仅在8月份,美军就至少8次出动油罐车车队运输盗采的石油……

    2014年8月,美国最先对伊拉克境内的“伊斯兰国”构造实行空袭,并于昔时9月将空袭范围扩展至叙境内,同月美国发起组建袭击“伊斯兰国”构造的国际同盟。自介入叙利亚危急以来,美国在叙东部、东北部建立军事存在,支持外地武装,作为叙首要产油区的东北部地区渐渐离开叙当局掌控。

    目前,叙东北部多地由“叙利亚民主军”掌控,“叙利亚民主军”首要由叙库尔德武装“群众珍爱部队”向导,得到美国主导的袭击极度构造“伊斯兰国”国际同盟支持。

    叙利亚石油和矿产资本部近期发表声明称,今年上半年叙石油产量约1450万桶,日均产量8.03万桶,日产量中仅1.42万桶托付叙官方炼油厂,别的6.6万桶由“美军及其支持的武装盗采自东部地区被占领油田”,这一数字占叙日均石油产量的八成以上。

    美军频繁盗取叙石油资本,严峻损伤叙利亚经济。8月29日,叙利亚内政部致信团结国秘书长和安剖析轮值主席表示,自2011年叙利亚和平最先至今年6月,美军在叙不法驻扎以及美方支持的武装势力进行的盗采、不法走私行为,已对叙石油、天然气、矿产等行业形成1071亿美元的直接和直接损失。

    叙政治问题专家穆罕默德·奥马里表示,抢掠石油等天然资本是美国在叙侵犯人权行动中“最貌寝的图景之一”。

    在会合了叙首要人口的当局军控制区,石油短缺深入影响着每个普通叙利亚人。长时候以来,叙当局对主食、燃气、汽油、取暖和燃油等底子民生商品采取价格补助机制,但近年来,补助商品供给量没有断削减。以汽油为例,为了在补助供给量之外获取足够汽油,外地住民要末在官方加油站前守候数小时乃至数十小时,要末转向黑市高价采办汽油。

    此外,美国当局在叙辩论周全迸发前就最先对叙当局、企业和小我私家实行制裁,辩论迸发后更是没有断追加制裁。多年辩论和东方制裁,令叙经济社会进展蒙受重创。在叙工作的人性构造深感制裁对普通民生的影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莫雷尔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受长时候辩论、大范围颠沛流离、外部制裁、新冠疫情大流行等影响,大多数叙利亚人正面对叙辩论迸发以来最严肃的人性、经济、社会状态危急。

    据团结国西亚经济社会委员会相关报告,叙人口预期寿命从2010年的70岁降至2014年的55.4岁,约八成人口生存在国际贫苦线以下,战前这个数字没有到三成。

    公布于:北京市
    50  收藏